林超雄董事长在企业战略规划启动会上的讲话-莆田市振兴乡村集团有限公司

天气预报:
位置:首页 >> 莆田市振兴乡村集团有限公司 >> 文化建设 >> 学习园地 >> 正文

林超雄董事长在企业战略规划启动会上的讲话

【发布日期:2018-08-01】 【阅读:次】

 (根据录音整理,经本人审阅)

2018年4月26日
谢谢老师们。在你们面前,我们是一个小企业、小集团,也是刚刚成立的企业,所以这次能请你们来,帮我们从七个课题做分析,出四个方面的方案,确实是给你们增加很多压力。接下来我们集团会很好地去配合你们开展工作。我们的情况就不一一介绍了,我直接说吧,相关材料稍后提供给你们。
我刚才听王老师提到和君集团组织来做战略战略咨询是一次“健康体验跳双人舞”,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表达方式。借这个机会,我就我方的需求和思考做一个点题。我说三个方面:一是“我”是什么人?二是“我”要往哪里去?三是“我”要走到哪里?
“我”是什么人?
第一,“我”是涉农自由体。我们的企业是涉及到农业的一个自由体,因为我们是莆田市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承担主体之一。莆田市有300多万的人口,4200平方公里的陆地面积,1.2万平方公里的海域面积,这些所有的一切都在集团业务范围内,因为它跟乡村息息相关。所以说我们集团虽然看起来很小,但是我们集团涉及产业太多了。莆田有973个村,我们有一个千村计划。所以说“我”是什么人?“我”是自由体,只要涉及到乡村的所有项目,我们都可以做。
第二,“我”是政承重体。乡村振兴是十九大提出来一个重要概念,它政治性政策性非常强。所以我跟我们员工开玩笑说,所有的国有企业可能都有风险,可是我们这个国有企业起码能经营到2050年。因为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来的要求:乡村振兴有三个阶段,从现在到2020年是一个阶段,到2035年是一个阶段,到2050年是一个阶段。我们这个国有企业能存活50年。我开玩笑说,到2050年我们有些干部都退休了,我们这一代人很幸运。虽然很幸运,但是作为这个主体,必须承担太多的社会责任,现在市里面把468个年收入低于10万以下的村交给我们,我们要用两年的时间,实现这些村的村级财政收入每个都超过10万元。我们承担着扶贫的重任,所以说“我”是政承重体。
第三,“我”是产业依附体。所有的乡村产业都要依附在我们这个企业上,进而带动拉动整个农村的经济发展、产业发展。莆田最有特点的1.2万平方公里海域中的海洋产业;4200平方公里陆地上大量的农作物、特色农产品,包括四大名果这些产业;莆田的老字号,比如莆田扁食、莆田米粉等等;莆田的手工艺,莆田鞋贸的产业功能、进出口等等。还有我们做的放心食品,跟食品产业关联,跟物流仓储、服务主体、整个供应链都有关联。
所以说我们这个企业涉及的范围很大,我们的背后站了300多万的莆田人。因此,我们要成为一个自由体,一个承重体,一个依附体。
上述是对于我们企业的大概描绘。下面我谈谈我们这个企业的三个层面。
“我”要往哪里去?
一是要成为引领乡村集体收入的企业。我刚才说的468个村,每个村的集体经济收入必须超过10万元,我们必须帮助这些村,让他们都有固定收入。这就需要通过我们这个企业来运营运作,给他们资金回报,让他们有资金来管理自己的乡村,投入到乡村振兴战略上去,最终实现乡村治理有序、乡风文明,这就是我们要讲的第一个最重要的最核心的问题——讲好中国故事,讲好扶贫故事。
二是要成为带动村级产业发展的企业。我们的起点要高。比如说我做坚果产品,我们为什么要跟中粮对标?就是要高起点。咨询公司也很多,我为什么要请你们来,就是要高对标。要怎么样发展产业?比如海洋产业要怎么发展?农业企业要怎么发展?我们莆田的四大名果要怎么做?我们怎么样把特色产品做出来?为什么要收购北京的企业,在北京做农产品展示展销中心?这是一个大的很难的问题,所以需要你们团队的支持
三是要成为一个莆田乡村公众企业。一定要成为一个公众企业。作为国有企业,你只是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田,你只是养着自己这么多员工,一点优势都没有。作为一个国有企业,要能够创造大量的就业岗位,收益能够普及到每个人身上,要让全民都能够参与,买你的股票。所以请你们来指导我们这个企业怎么能够成为一个公众企业。
当莆田人走出去的时候,每个莆田人都说是我们振兴集团的股东,那这个企业就成功了。所以请你们给我们画一条线,几年以后,贫困户都能成为我们企业的股东,我们莆田群众都是振兴集团的股东。这就是对于“企业要走到哪里去”这个问题的回答。
终的目的是要达到两者的统一。这种情怀很大,那么对企业来说,它必须要有这个高度。虽然我个人能力和个人的精力是非常有限,但是我日以继夜要做的就是达到目标,一定要实现这个目标。
“我”要走到哪里?
第一个是产业投资平台。产业投资平台比较流行的是田园综合体平台。以田园综合体为平台,实现全产业的融合。一个是南日的公司,海洋这块我把它设想规划为海上的田园综合体,把它揉进去;第二个是莆洋公司,做陆上的这块田园综合体。以他们为主体做海上和陆上的田园综合体。从长远的角度来说,陆上田园综合体和海上综合体当中,其实有六个概念一是粮食安全。建立粮食基地,因为粮食必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比如莆田北部山区。二是特色种植园。我一直在提、在呼吁一个问题。莆田做四大名果,但是我们一直没把它做好。比如我们的第一颗枇杷叫解放钟。为什么叫解放钟?因为是福建解放那一年出的枇杷。它是四大名果中历史最短的。但我们的荔枝都送给谁吃过?在宋朝就有很多典故,还有我们的梅妃。所以我们的四大名果既有历史,又有良好的品质,却一直没做好,原因在哪里?因为我们一直停留在农业时代,只吃它的果肉,没有进行转化提升。比如说加工,或者充分利用叶、茎、根的价值。所以我们要做的是从种植园开始,打造它的加工园,把它作为综合体来考虑,不但把旅游添加进去,还要把产品加工、体验这些都添加进去。三是原产地保护区。因为莆田特色农产品丰富,其中有5个“地理标志保护产品”,14个“地理标志证明商标”。这些产品要怎么保护?特别我们的南日鲍,南日岛获得“国家级出口鲍鱼质量安全示范区”,福建南日鲍的销售量占全国的78%,在顶峰时期,我们莆田占65%,但现在只剩13%左右。所以我们的品牌要怎么转换很关键。四是生活设施。在改善生活设施方面就是农村改厕、改水,现在提的很响的厕所革命问题,就是改善农村的生活设施的问题。五是生产设施。在改善农村的生产设施方面就是要做好高标准农田改造基础设施建设,包括村道改造等等。六是生态环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如何把生态的修复变为生产力是一个重要的课题,我们的眼睛要盯住莆田母亲河木兰溪沿岸及三个海湾的沿岸。这六个方面就是田园综合体的整个产业。  
第二个是扶贫平台。扶贫平台,就是需要投入项目的钱,能保证高附加值、高回报率,比如风电参股。预计到5月底,村一级大概会收集1.8亿资金到我们集团,回报率要百分之十几,那我们要往哪里投?为此,我们有一家公司专门来承接这一块,就是振兴乡村新能源公司,这个公司很重要。因为扶贫任务政治性很强,所以刚才说我们是政承重体。这个企业承载着最大的压力,投资要保证增长点,保证固定的回报率,同时钱不出现损益,这份压力很大
第三个是城乡共享服务平台。乡村要发展,要考虑一个什么问题?城市怎么反哺乡村。原来一直是农村在支撑着城市的发展,到了今天应该回过来考虑城市怎么样来帮助乡村发展。那就是要把服务送到农村。那农村需要什么服务?农民最核心的问题,是物流问题、产品销售问题,而现在是信息化大数据时代,我们集团自己又有一个垂直电商平台——南日岛商城,所以我在想我们企业要怎样自我升级,做一个大的服务平台,通过这个平台解决这些问题。比如食堂阿姨,她中午在食堂服务到一点半,然后下午四点半后开始准备晚餐,而中间这段时间浪费了,那她就需要平台将这段时间拿出来共享,创造价值;再比如一个农民从海里捕到一条石斑鱼,这条石斑鱼如果在当地马上卖掉,可能就值一千块,但也许通过这个平台,可以卖五千块。
这两年,我们从电商这儿派生出了几个企业和几个平台。第一个是跨境电商,就是解决莆田的产品怎么出口,还有替政府做一个海关国检监管中心以推动我们莆田出口产业和传统产业的发展;第二个是放心食品平台,就是利用政府机关食堂供应这一块,做食品供应,4月份开始到今天营业额已经超过200万了,预计明后年这个平台的资金流量会有几个亿,下一步,还会给南日岛商城增加旅游功能,并逐步增加其他功能,包括定制农业服务等等。还可以把政府的惠民数据和其他政府相关的所有数据接入进来,形成一个大平台,我给这个平台起了个名字叫“丫头来了”,这个平台就是一个超市,接到乡村去,服务乡村。
我的想法是这个平台不仅仅是为了莆田,还要是可复制的,能走出去成为全国性的平台。为什么可以呢?有个说法是:只要国有企业做平台,没有一个平台能活得下来,国有企业做平台是等死。确实现在大的平台都是民营企业做的。但是我找了一条活路,我觉得只要政府把资源聚集起来,放在国有企业平台,肯定能做得很好。因为现在遇到了两个良好的时机,一是国家对数据安全问题非常重视,不会随便交给企业。二是服务型政府,政府机关必须采取购买服务的方式来实现,必须找一家国有企业来实施替代。所以我想把这个担子接下来,然后以这个平台为目标,就有可能走出去。比如到宁德,就找宁德市政府、宁德的国有企业,只要复制这个平台就可以同样的,其他地方也可以做。这样,这个平台和这个企业就走出去了。
这就是我们一个企业大概的一个发展想法。三个平台:产业投资平台、村级扶贫平台、城市共享服务平台。
这次委托你们对我们来说是一次机会,希望可以通过你们帮我们达成愿望。所以我希望我们双方互相配合,“跳好双人舞”做出可落地、可执行、可操作的方案。将来,在五年十年以后,我们也是你们的机会。
谢谢。